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灵书纪事

            更新时间:2019-06-07 09:39:29

            灵书纪事 已完结

            灵书纪事

            来源:青墨云作者:十二月月分类:玄幻主角:李子潇顾长安

            火爆新书《灵书纪事》由十二月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主角李子潇顾长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的人参本来好好的这是在得到那本上古神书之前之后他便结识了玄元派大弟子上古神兽,长得和橘猫相似胆子小的可怜还是吃货的阿无最后,踏上了封印恶灵的不归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子潇喝完了茶,没有多说什么话语,只是站在一旁,看着睡着了阿无。

            顾长安沉默着,还在电脑上敲击着,似乎是在和某个主顾聊天。

            半晌,阿无从梦中惊醒,眼泪挂在眼睛上,要掉不掉的样子,分外可怜:“啊啊啊,不要抓我,我不好吃。”

            阿无胆子小,是顾长安和李子潇公认的,如今,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便哭丧着一张脸,眼睛上还挂着泪珠,是在是让顾长安和李子潇惊奇不已。

            李子潇用手沾了一点阿无的眼泪,道:“诶,你做什么呢,怎么突然之间,便哭了,不是因为做噩梦了吧?虽然噩梦很可怕,但是,你也不至于这样吧,阿无,来说说,梦见什么了?”

            阿无拿过一张纸巾,狠狠的醒了一下鼻涕,刚准备说的,却看见了李子潇戏谑的眼神,便住了嘴。

            然后,它直接就跑到了顾长安的怀中去了,准备求一点安慰,可是,又看见顾长安电脑上正放映着的一张吓人的恐怖的图片。

            阿无便被吓得更狠了,一下子,涕泗横流的,看起来,好不可怜。而顾长安,则面无表情的将图片插掉了。

            “没事,只是别人的恶作剧罢了,阿无,路就别哭了。”

            阿无把脸缩到了自己的臂膀当中,不言不语的。

            顾长安扯了一张纸巾,丢给了它:“先擦擦眼泪和鼻涕吧。”

            阿无接过了纸巾,擦了一下鼻涕眼泪,然后才泪眼汪汪的看着顾长安和李子潇二人,“你真是的,吓死我了,我都以为是鬼呢,我刚做完噩梦,心跳都加快了,你竟然还吓我,都怪你,你要给我买一箱零食,不然的话,我不会原谅你的。”

            顾长安皱了皱眉头:“零食就算了,你最近好像又胖了,等以后出去,别人一定笑我,养了只肥猫的,还有,之所以会吓着你,只是因为你胆子小而已。”

            李子潇笑得肩膀都耸动了,他用手擦掉了眼睛里面沁出的些许眼泪,这才说道:“说说吧,你到底梦见什么了?”

            阿无这才抬起眼眸,两只眼睛上还挂满了泪珠,说道:“我梦见丹雘了,它要吃了我。”

            顾长安听他这般说道,便从一旁拿出了‘死灵之书’翻找着,没一会儿,他便停了下来,神色严肃的盯着书页儿。

            李子潇挑了挑眉:“怎么这般脸色,你到底找到了什么?”

            顾长安将书页摊开,放在了李子潇的面前。

            李子潇凑上前去,好好的瞧了瞧,神色凝重的看了看顾长安,然后,便坐回了原处。

            阿无见顾长安这般神色,也有些好奇,但是,因着刚才的那一幕,它又实在是有些怕了,害怕若是它自己过去看的时候,又看见了那张图片,因此,它便秉着呼吸,慢慢的朝着那本书,挪了过去。

            顾长安还看着书上的那一页,丝毫没有翻动的想法,只是看着,然后,在脑子里面思考着,见阿无这般怂样,直接一胳臂就把它捞了果然,让它自己看看这页,究竟是什么。

            阿无被他捞过来,原本不是很开心的,真要发脾气,却看见了书的那一页,便闭了嘴。

            它认真的看着,希望可以得打一点讯息,但是,到最后,它还是没有想出来。

            李子潇看着顾长安,希望他能指教一二。

            顾长安坐在椅子上,拿起茶杯小小的喝了一口,说道:“上次虺出现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李子潇抬眼看了一眼顾长安,说道:“你做了一个梦,和阿无做的梦,有什么关系吗?”

            顾长安闭上眼睛,又睁开,本来是没有关系的,可是,那个时候,他做梦的时候,阿无还在附身于他,因此,他做的梦,扁丝阿无做的梦,果然,不过三日,他们便遇见了虺,顾长安觉得,这分明就是一种预示。

            虽然凡事都讲求个证明,这才第二次,而且,还没有得到证实,不好下结论,说什么“阿无做的梦,和未来他们会抓住的恶灵有关系。”可是,顾长安就是有这种感觉,他心里告诉自己,这一定是有某种联系的。

            顾长安道:“你梦见的那一只恶灵,是叫丹雘?”

            一说到丹雘,阿无的眼泪隐隐约约的,便又要掉下来了,“对啊,我梦见,它抓住了我,说,要吃了我,你知道的,那东西,什么都吃,它,它荤素不忌啊,我就怕,怕它真的吃了我。”

            顾长安道:“那丹雘长什么样子啊?”

            阿无道:“是一只狐狸,红色的,看起来,骇人得很,一想到,我的心里就……”

            顾长安道:“确实,那是我们要找的恶灵,这书中有写,那丹雘,就是一只狐狸的模样。”

            阿无哭丧着一张猫脸,使劲点着头。

            顾长安那纸给它擦拭了眼泪:“好了,你别哭了,你还是守护神呢,那东西,一定会被‘死灵之书’封印的。”

            阿无点点头,眼睛红红的:“嗯,我们一定可以封印它的,我相信你。”

            顾长安捏着它的耳朵,道:“好的,反正关于丹雘封印的法子,咱们已经知道了,你就不要在哭丧着脸了,你的脸本来就是一张猫脸,现在哭丧着,这表情也没有多好看,反而吓人,所以,你就不要在哭了,等下,让李子潇去给你买零食去,你就不要在想拿丹雘要吃你的事情了。”

            阿无的眼泪一下子消失了,他本想了李子潇的怀中去了。

            李子潇一听说顾长安要他给阿无买零食,脸色都变了,去买零食的重点,不是花钱,而是,这猫脸怪,什么鬼都吃,吃得有快,实在是让他吃不消。

            上次他去买零食的时候,人家老板还问他,为什么吃这么多零食,对身体不好云云的。

            “顾长安,还是你去给它买的,我报销。”

            顾长安看了他一眼:“不要,我还有工作要忙。对了,你去查一查,最近有没有什么难查凶手的盗窃案什么的?”

            李子潇走到顾长安的面前,道:“盗窃案?查这个干什么,你不会告诉我说,这丹雘会和盗窃案有关系吧?”

            顾长安道:“还真有关系,这书中有写,丹雘喜欢偷东西,如果城中发生了许多难辨凶手的盗窃案的话,八成是和这丹雘有关系,到时候,只要冲着这一个方向,就可以找打丹雘了。”

            李子潇突然兴奋起来:“原来是这样啊,简单,方便,我一定会查探到的,你知道的,我可是玄元派的大弟子啊,这点小事,根本难不倒我,而且,只要一想到可以再次封印一只恶灵,我就兴奋不已。”

            顾长安颔首,只要查探到一些根本找不到凶手的盗窃案,他们就完全有可能找到丹雘,然后,将之封印,不过,他也不是有完全的把握的,因为这丹雘,狡猾得很,毕竟,狐狸,是最为狡猾的生物,当然,也是最为喜欢偷鸡摸狗的生物,所以,凭着这一点,他们就有希望找到丹雘。

            上古时期,这丹雘,是最后一只被封印的恶灵,原因,只是它太过狡猾了。

            曾有上神寻找丹雘之时,被丹雘迷惑了,于是,放跑了它,让它在人世间逍遥了几百年,直到最后,才被封印到灵书当中。

            也就是最后的一页,当时,顾长安封印虺的时候,便是从最后一页开始看起的。

            因此,他对丹雘这个名字,有印象。也因此,他才能发现,阿无做的梦,可能会和恶灵有关系。

            不管是有没有关系,他都会找到这丹雘的,还会找到更多的恶灵,直到,将他们圈闭封印,这,是他想要做到的。

            他比谁都名表,若是恶灵们现世,然后在慢慢的恢复过来,对人界,是多大的伤害。

            “丹雘者,狡猾也,喜偷窃,物中机灵也,曾有上神奉命捉拿,在黄河一带,被丹雘迷失心神,放跑了丹雘,最后,任由丹雘为祸人间三百年,窃银,窃金,窃国也……”

            总之,一个窃字,便道尽了,关于丹雘本身所具有的一切特质,顾长安不甚喜欢这种特质,因为,这特质,曾经让他吃尽了苦头,到了现在,他任然会因为那个窃字,而抑郁不已,就算是到这这般境地,他也依旧是不依不饶的,他不喜欢这个字,也不喜欢盗窃的人,他势必是要将这丹雘,封印进灵书当中的。

            李子潇拿出寻物盘,任由那寻物针转动着,只是,这寻物盘不知道是走火入魔,还是怎的,那针,一直都停不下来,瞎转悠着。

            以往催动寻物针的时候,虽然也会这般转动,但是,不会这样激烈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恶灵在哪里。

            于是,李子潇便将寻物盘放置在地上,然后,又冲着那寻物盘施了一遍法,希望可以让这寻物盘恢复正常,可是,无论他如何施法,如何念咒语,这寻物盘上的寻物针依旧是停不下来,瞎转悠着。

            顾长安道:“这,应该什么看啊,这针一直都停不下来,你平常用的时候,也是如此吗?李子潇,这要是听不下来,我们应该怎么找到丹雘啊,就算不是丹雘,也该有其他的恶灵的。”

            李子潇道:“或许是今天天气不好吧,你知道的,有时候,天气也是可以迷惑别人的,难免不会迷惑我的寻物盘啊。”

            顾长安道:“这样啊,那行,既然是如此,便让它转着吧,我先去看看我的店,毕竟,我还指着这个吃饭呢,你,慢慢转。”

            李子潇本想同顾长安在争执个一二,可是,这个时候,寻物针停了下来,“诶,寻物针停下来了。”

            顾长安关上电脑,然后拿上了‘死灵之书’,看向了李子潇,希望他能说出个子丑寅卯出来。

            李子潇只看着寻物盘,然后,捏着手指头,又算了一遭,自言自语着,算着恶灵究竟是在哪个方位。

            阿无在一旁,好奇的看着李子潇算着,它虽然看不懂,但是,又觉得李子潇算得好玩儿。

            片刻后,李子潇停了下来,然后,拿起了寻物盘,看向了顾长安和阿无二人。

            顾长安问道:“算出来了吗?这丹雘,究竟是在哪个地方啊,带我吗去找它把。”

            “嗯,他就在距离这边不远的一条荒郊野路上,不过,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它不跑了,也没有动,正常来说,应该会走动一下的啊。”

            阿无好奇的问道:“什么叫没有动的,是不是你算错了,毕竟,你就是那么捏着手指,自言自语了几下。”

            李子潇道:“不是我算的,而是寻物针表现出来的,你们看,这寻物针根本就没有动了,这就说明,它一直都没有动。”

            于是,顾长安和阿无,便纷纷凑过来看着那寻物盘上的寻物针。那寻物针确实是指向了某一个地方,而且,针也丝毫没有抖动的痕迹,这确实是有且奇怪的。

            顾长安道:“也许,是人家睡着了,也不奇怪的,就算是恶灵,平时休息的时候,也是会小憩一会儿的啊。”

            “算了,不管了,我们赶快过去吧,我开车,走吧。”李子潇觉得,与其在这里猜测,不如便直接赶过去看看算了。

            这事儿,其实就是个薛定谔效应也差不多,猜测来猜测去的,结果多多,但是,亲眼看见了,也就直接偏向了某一个结果。

            坐到车里面,李子潇将寻物盘扔到了一旁,然后,发动了车子,往那条路驶去,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揭示一个谜团,虽然,这个谜团,不管是对于人类,还是世界,都没有什么很大的影响,唯一有影响的,就是给顾长安、李子潇和阿无之间的猜测,做一个解答。

            顾长安抿着嘴唇,心中则孩子啊算着那恶灵究竟是在哪里,以及,那究竟是什么,他并不觉得,那就是丹雘,丹雘不会那么傻。

            丹雘,是最为机灵的一只恶灵,不然的话,也不会在所有恶灵皆被封印之后,还过了三百年,才被封印进‘死灵之书’里面去的。

            那三百年,丹雘做得最多的,便是盗窃,但是,从来都没有被抓住过,这,也足以证明,丹雘是如何如何的狡猾机灵了。

            “你们看前面。”李子潇突然说道。

            顾长安马上看了过去,竟然不是一只红色的狐狸,而是一只形状和羊样,但是,却是马尾的生物,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了,于是,他马上打开书,准备找找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

            李子潇的神色也很严肃,他原本以为,这是一只红色的丹雘的,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一只这样的生物,他并不认识,也许,寻常人等,会以为,这是一只羊,可是,看着它的马尾,李子潇知道,这并不是一只羊,而是一只恶灵。

            阿无这才说道:“竟然是一只濩羬,我的妈呀。”

            顾长安问道:“濩羬,是什么啊?”

            阿无道:“濩羬,这东西,是丹雘的小弟吧,我记得,数万年前,他们俩跟在虺的身后的,但是,虺败了之后,丹雘便带着濩羬在人间东躲西藏的,不过后来,上神找到了他们俩,准备一起抓的,结果,濩羬被抓了,反而是丹雘,因此逃掉了,过了三百年,才被封印。”

            话到此处,那濩羬便站了起来,往他们这边走来,顾长安这才发现,它的一只腿,已经断了,此刻,地上拖着,已然残疾的模样。

            到了他们面前,濩羬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看了过来,浑身脏兮兮的。

            这濩羬来的奇怪,而且,感觉就是在这里等待着他们过来封印的一样,让顾长安等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毕竟,一只恶灵,可怜兮兮的走过来,就是为了让他们封印什么的,也太奇怪了。

            想到这里,那濩羬已经走了过来了,它的眼睛,看向了顾长安。

            “你就是灵书的结契人吧?封印我吧?”

            小说《灵书纪事》 濩羬替罪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现代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豪门世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