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糖梨酥

            更新时间:2020-01-25 18:02:24

            糖梨酥 连载中

            糖梨酥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橘右京的猫分类:短篇主角:郭昕澄司桀

            主角是郭昕澄司桀的小说叫《糖梨酥》,本小说的作者是橘右京的猫所编写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是一场奔赴西藏的自我安慰,那是一段让我留恋的回忆。我也曾跨过山海,我也曾不选择你。在我身体里流淌的血,是不是有你爱我的血红蛋白。每一个故事,都有过程,每一个人都有故事。ps:建了个群,有点兴趣的可以加一哈(?˙▽˙?)群号:1009369500...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十八了,我高三毕业了,我学习不好,我想逃离这里,我想去西藏。

            以前逛论坛,逛贴吧,老是刷到一些什么人这一辈子必须要去西藏,哪怕是穷游,也无所谓。如果自己去一趟了,才会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那样美的地方。

            2017年6月10号,我背上了自己的帆布包,装着从家里柜子里偷出来的两千块钱,我离开了家,坐上了去往西藏的火车。

            我应该这不算离家出走,我留了纸条,我告诉我爸妈,我只是想出去散散心。我爸是一个初中老师,为人和善,偶尔的有点倔。我妈是我们市医院的护士长,年龄也大了,不像以前那样对我严格了。

            就这样,我离开了家,去了我向往的西藏。

            火车上乱糟糟的,由于我买的硬座,在车座下横七竖八的躺着熟睡的人,他们脱了鞋子,整个车厢弥漫着一股脚臭味,让我很难受。

            手机响了,是我妈打过来的,我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接通了。

            “喂,妈。”

            “儿子,你……”

            她话没说一句已经开始哽咽,不一会儿就泣不成声了。我爸接过了电话,他说“真走了?”

            我嗯了一句。

            “到哪里了?”

            “走了五个小时了,我也不知道在哪。”

            “两千块钱够吗?”

            “够了……吧!”

            我中途沉默了下,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够不够。

            我这次的离开纯属先斩后奏,他们上班的时候我跑了,不然他们根本不可能让我离开那个“家”。

            “过会我给你转账,既然你想散心,没有问题,但是,我希望你通过这次的行动可以获得一些道理,而不是冲动性的逃跑。”

            我吞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想到我爸看不到,又嗯了一下。

            我爸知道我长大了,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可以脱了裤子,用皮带就可以随便抽的小孩子了。

            电话挂断了,在挂断之前,我听见我妈还向我爸要手机,和我聊一下,但是我爸没给,他们肯定又吵起来了。

            我都习惯了,他们年轻的时候,我妈家境不错,但是我姥爷看不上我爸,所以不想我妈嫁给他。年轻那会儿我妈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头脑一热,就和我爸结婚了。

            快二十多年了,在我的记忆中,他们是两天小吵,三天一大吵,吵架的原因可以是我爸多说话了,也可以是我妈做饭多放盐了。屁大的一点事情,两个人就会一直吵吵吵,这也是我不喜欢在家待的原因之一。

            深夜将至,瞌睡虫进了脑袋,两个眼皮开始打架,我把背包往怀里抱了抱。在我旁边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西装,领带撕开了一半,刚坐下的时候我看见他眼球中充满了红色的血丝。我有点害怕。这会儿他已经睡着了,但是呼噜声很大,半个车厢里都回荡着他的呼噜声。

            对面是一姑娘,长头发遮住了半个脸,头斜靠在窗边也睡的死死的。

            我的座位临近两节车厢接轨的地方,所以我可以清楚的嗅到从车厢接轨处飘进来的烟味。我想那里也是有风扇的,这多的烟,估计是谁当烟筒出气呢。

            身体包括生理上渴望睡觉,可是激动的心情和兴奋的大脑让我无法入眠。

            我突然想抽烟了,从我出生到现在十八年零三个月,我从来没有碰过烟,不是因为父母,也不是因为老师,而是觉得那东西好无趣。而且烟和我的生活也从来不搭钩,我家人,还有我的亲戚周围没有一个人抽烟的。

            我把背包塞到了头顶上的架子,戳了戳旁边的西装大叔,他在迷糊中让了下,我离开了座位。

            我没烟,所以我想找刚才当烟筒使劲出烟的人借烟。

            一个老头,靠着车厢坐在地上,一条腿撑开,一条腿半曲,捏着烟的右手搭在半曲的右腿上。烟雾充满了这一方小小的空间。

            “咳咳”

            有些呛人,我咳嗽了一下,老头看了一眼我,我看着他满脸的褶子,我突然有种感觉,是不是我老了以后,也会成为这样的人。

            “大爷,能蹭根烟吗?”

            老大爷从左边的兜里掏出一盒延安,软盒的那种,我不抽烟,在我的印象中,这烟似乎很便宜吧。

            “烟不好,莫要嫌弃。”

            “没事”

            他说着方言,但是我还是能听懂一点点。

            “吧嗒”

            打火机冒出火焰,我把烟叼进嘴里,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

            “咳咳,很呛。”

            老大爷这才有了点反应。

            “岁娃不会抽烟吧!”

            “嗯”

            “那干撒还抽烟腻?”

            “不知道,烦”

            是啊,我很烦,我虽然上了火车,我却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站在何方,下了火车,我又该何去何从呢?

            “岁娃有撒烦得,屁大一点好好学习就四咧。”

            我反应了好半天,才明白他说的话。

            “学习不好,老师讨厌我,我爸妈也看见我就心烦。”

            “唔也不能抽烟哇!”

            烟还是你发的呢!好吧,是我朝人家要的。

            “大爷,那你呢?你看这一地的烟头烟灰。”

            “俄…也愁(cou)啊!”

            一声长叹,包含了太多无奈。

            大爷说了很多,眼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儿,可能我这个不谙人事小孩子是个可以值得倾诉的对象。

            烟,一根根的续,他那枯瘦食指和中指早被烟草熏的蜡黄。他睡着了,烟还没有灭,我还未从他讲的故事中醒来。

            原来生活中真的有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啊!原来小说中描写的那种因为病而倾家荡产的人啊。

            疾病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概念,从小时候到现在啥大小病都是我妈给我弄,我一般都只是痛苦一会儿,然后再睡醒,感冒发烧什么的都消失了。

            我回过神来,把他两指间的烟头取下来扔到了灭烟处的铁盒子里。

            我看着他苍老的脸庞,银白的发丝,和一身穿的油光的衣服。心生怜悯,却无计可施。从兜里掏出了崭新的两百块钱,塞进了他的上衣衣兜里。

            回到了座位,呛人的烟味还卡在我的嗓子眼里。我想睡觉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距离下火车还有两个小时了,我的肚子也开始咕咕叫。旁边的西装大叔已不见了踪影,估计是到站了。

            人生,不也正是这样吗?遇到很多陌生的人,和许多人告别。

            对面的姑娘吃着泡面,她撩起了长发,我这才有机会看清她的样子。

            小圆脸,小虎牙,肉嘟嘟的脸蛋随着牙齿的咀嚼颤抖。

            我在背包里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桶泡面。

            吃完泡面,打开手机看了会儿小说,苦逼作者还没有更新,真想给他寄刀片。

            时间过得很快,到站了。没有高原反应,也没有什么别的不良反应,这时候车厢里人不是很多了。毕竟去这种地方还是自驾游比较有感觉,省一点的也会组旅游团,单人做火车来拉萨的,真的很少。

            我的手机短信通知**响了。

            我知道是我老爸给我打钱了,他昨天肯定算好了时间。

            车站上人流如水,我拉了拉背包带子,踏出了车站,下一步,不知道去往何处。此刻,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是有点冲动。

            这场没有规划,没有头脑的旅途就这样开始了。

            小说《糖梨酥》 藏途第一章离家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仙侠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分分时时彩开奖网,分分时时彩开奖记录